狼先生

杂食者:中短篇文章储备区

伊凡的晚餐

北山狼窑:


伊凡是一条绝顶聪明的狼狗。


这位绅士的父亲是坎特罗特科学院实验狗,母亲是随便哪条街上都人人喊打的流浪汉。它出生在湿漉漉的学院下水道,整日和粉红色的小鼠挤着作伴,伊凡在这里活到眼睛睁开,毛发布满光溜溜的皮肤,自己可以毫不费力抓住以前取暖的老鼠朋友当做晚餐。


它开始尝试翻过长着苔藓和铁锈的护栏网,从污水渠里爬出来。外界是热辣辣的太阳,数不尽的烤肉蒜泥香气,就像它出生时喝的第一口母乳样令人心旷神怡。伊凡在草地上打滚,蛐蛐咬它的狗鼻子,这些黑绿的小精灵下水道里可没有,那尽是些钻进它毛里产卵的该死蟑螂。


伊凡猜自己可能睡着了,当它醒来是感觉摇摇晃晃,周围...

2017-09-20

滑翔鸟

  • 本故事立足于于体育赛事:滑浪风帆。


  • 四千字左右的中篇,写得我肝疼。


  • 设定为卡米尔、雷狮生活在澳大利亚。


  • 取材于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


————————————————————————————————-


我的忧伤,该向谁诉说.............(圣经)





卡米尔老远就看到那间黄色的木房,它背对一条公路,与附近呈条状的海岸社区搁着大片大片树林。


车库里停着一辆黑红色八缸吉普,开上路后发出的声音比捕食时的虎啸更让人热血澎湃。雷狮常开着车几十公里外的超级市场买全麦面包、意大利面、牛奶、蛋黄果酱和...

2017-09-16

精神病人

一个预告


取材于契科夫短篇小说《第六病室》。讽刺类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凹凸城有这样一个地方:这里靠近绿山公园,松鼠泛滥成灾,棉绒兔睡在人们遗弃的各种废物上。它们发出鲜花的味道以掩饰这间树林深处病室所携带绝望和毁灭的气息。第六病史里住着五个人,靠门的是个金色头发的九岁小孩(患有妄想症),他时常从床下抽出一支黑黄色斑纹的废弃栏杆棒在空中比划————知道吗?低劣的渣渣,我的身体百分之八十都是机械,心脏在永动机的帮助下一刻不停的跳动,再生人即为永生人————他偶尔对临床一个比他大四岁的男孩说道。对方并不相信...

2017-09-10

驷马难追

自由摄影人安迷修X盗猎手海盗团


——推荐背景音乐:http://wolf-in-north.lofter.com/————————————————————————————

当棕黑色的野狼带领三只半大的奶狼崽靠近时,安迷修把手悄悄挪到照相机的快门上。他等待野兽靠近一点,再近一点,他好把对方琥珀色眼睛和发黄的牙齿定格入画面,它会摆出轻松愉悦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小宝贝,像牧羊人在大马旁晒太阳样安逸舒适。想想这些天他的食物:压缩饼干,野莓果,大头菇和荠菜。安迷修暗暗咽下口水,等他拿到照片赢得国际金熊摄影奖,几个月之内别想再让他吃这些东西!他需要麻辣小龙虾、土豆烧牛肉、蚂蚁上树和泰国香米蒸的焖饭,除...

2017-09-10

红色炸鸡块


他挨家挨户敲饭馆的门,食指关节上的老茧里扎进木刺,麻布袜和脚底磨破的嫩肉粘在一起。可怜人徒劳地抓住所有人的裤腿。“五十枚卡玛金币,能卖给我一份炸鸡块吗?”没人理他,奴隶们挤在妓院里和姑娘喝二十金币一盎司的烂苹果酒,花白的狗摔进黑泥坑里咬死几只老鼠。

“别傻了,五百金都没人卖给你!牛肉、羊肉、猪肉、鸡肉。你知道什么肉最便宜吗?人肉!你去前线来,拖一个死人只管扔进铜锅里就行,一金币能买二十斤!”退役的老兵坐在儿童床里抽烟,吐出各种奇特的眼圈在他脸上羞辱他。“别在意老伙计,如果你也到过前线,那你也能在死人堆里吐出头大象:除了挖战壕,把刺到插进别人的大肠而不是肋骨,吐烟圈。你真的闲的没事干。”食物比...

2017-08-20

蓝色龙歌

他是龙PARO


————————————————————————————

雷伊拖着脚步在布满泥渍的峡谷里走着,潮湿的瘴气刺痛着他的神经和左臂裸露在外的肌肉————龙息烧毁了他的皮肤,他不得不担心发炎和感染————在这个远离聚落居住区的荒凉小岛上,这可能会要了命。


雾气两侧有紫的,橙黄的,亦或是淡蓝色的光点,他猜那可能是水晶矿,栖息在峡谷中的萤火虫或是某种新型夜光植物。如果现在不是伤痛限制了行动,他甚至会驻足观察一下这些奇妙生物,但是现在唯一充斥在这只可怜兮兮的黄色小狐狸脑海中的只有走出这片瘴气满怀、泥渍遍地的沟壑。能有点治疗烧伤的草药就更美好了,至于水源和食物他倒是不急,雪线以上...

2017-08-16

我梦见我有了个姑娘。

她在长满牵牛花的篱笆上,结巴旦杏的番石榴树下和潮湿羊皮卷中。我们去逛土耳其人大街,金刚鹦鹉从笼子里飞出来形成蓝色龙卷风,向日葵出生于爬山虎覆盖的阴凉房墙,好好先生抓起一把未熟的瓜子炒成茶端给我们吃。有牛奶的味道。槐花从树上落下,花芯里包着大白兔奶糖。橘子和藤条连着,西瓜的家在树头。花街更甚热闹,法国女郎涂抹彩虹胭脂和紫色口红 ,说起话来扭捏如害羞的老虎。以正方形的星球起誓,我绝没和她们有任何接触,光是缠绕在她们腿上的金蟒和浑身蝎子刺青就把我吓个半死。感谢刮痧师傅,我的姑娘只在手腕处有只白鸟。

我跟着学生们到市政府学习动物解刨,警卫们拖出一头刚宰的乳牛,他们大声呵斥打算...

2017-08-06

克拉肯之球

         毛绒果小点心在拐角的旋转柜台上,八音盒里常有的音乐从四面八方流淌向他进攻。嘉德罗斯忽然有点后悔刚刚为什么没跟着蒙特祖玛去虚拟植物园,尽管那里都是雾气和没营养的野菜,但无论如何都比缠绕粉红丝带和气球的恋爱小说专区好。


       “ 雷德,我去娱乐区一层看看。(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在这里呆上整晚的)“...


2017-08-05

七号展厅

# 惊天魔盗团PARO


——————————————————————————————————————

 欢迎各位来到拉斯维加斯不夜城!四骑士团今晚将在这里为您展开一场绝美的视觉盛宴,嘿,金发的妞儿,就是你!来张票吧。四骑士团,四骑士团,这可不是吹得! ”


帕洛斯左手开着喇叭冲人群喊,右手勾着园艺路灯的支柱跳希拉圆圈舞,飞蛾在他头顶乱蓬蓬发箍里安营扎寨,灼热的灯泡几乎烤焦蛋白酥颜色的秀发。


“ 玩够了就上来,分身手,我们来拉斯维加斯可不是当售票员。顺便找找灵鼻子,佩利买个酒都去两小时,他是不是又跟酒馆的马仔掰手腕了?”


“ ...

2017-07-30
1 / 5

© 狼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