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先生

你好嗷嗷嗷(๑´ㅂ`๑)我是狼先生。
这里是中短篇文章储备区,原创故事主人公基本都名为:迪斯默尔·沃夫。

不介意日LOFTER,但是不支持转载。

海上两万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记PARO

#双向:饲养员安迷修X巴巴里狮雷狮(纯种巴巴里狮野外现已灭绝)

新闻报社记者金、格瑞。

————————————————————————————————————————

欧洲狮子在公元两世纪就灭绝了,南非的凯布狮也于1865年从地球上永远地消失了。进入二十世纪以后,纯血统的巴巴里狮也灭绝了。这些悲剧的发生要追溯到很久以前的古罗马时代。

  

公元前46年,在裘里斯·凯撒统治的极盛时期,他个人出资兴建了一个体现罗马帝国威力的广场。竣工时举行了一场与之匹配的规模宏大的祭祀活动。由于当时罗马竞技场的嗜血传统,凯撒便命人将大量的野生雄狮赶进场内, 挑逗它们与训练有素的角斗士搏斗。被人从黑暗的地牢中赶到了刺眼的阳光下后,这些狮子开始疯狂地撕咬杀人。几百名手持长矛、利剑和兽网的角斗士奋力冲杀,观众席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欢呼喝彩声。历史上没有当时角斗士伤亡人数的记录,而当表演结束时,400多头雄狮已倒地而亡。

 

 

“ 这就是为什么安全局要求每位来特殊访问小巴巴里的人必须登录在案和提前预约,你们能理解吧。”

 

安迷修扣紧三米高绿色大铁门的锁扣,鸵鸟在门后仍执着要探出脑袋衔走他嘴里叼的两根香茅草。安静,安静。他敲敲硬度不太强的铁网,鸵鸟却把头矮下来差点啄到他套着黑色帆布手套的中指。“ 好好好,你厉害。”  棕马先生用手指戳了戳对方灰白发黄的鸟喙,把嘴里咬的茅草掰掉尾部从孔洞里塞给这贪吃小伙子。

 

“ 当然可以.............我们现在可以去看看雷狮了吗?“金说话的时候简直兴奋地要蹦起来,后期整理报道信息专用的录音笔差点被毫不留情甩出去,格瑞不得不拽住他后腰带,防止在安迷修说出好的同时被一只巨型黄毛兔子压在绿化带土壤里。

 

“首先我们得拿点东西。饥饿的狮子什么都吃,我可不想刚带你们过去脖子就被拧断。”安迷修摸摸脖子上留了三年的疤口,那次海难带给他的可不只这一个伤痕,除了脑袋裸露在外的皮肤不得不全裹上绷带也因如此。

 

储藏室冰柜里有刚送来的鲜肉,安迷修拿出大约27磅(约为12.5千克)羔羊前腿肉塞进铁桶,在另一只扁平的食槽里倒进四脱品盒装牛奶。当初船上的伙食可没这么好。那条顶级的双桅杆白帆船,放在任何渔场或珍珠场都一级棒。它有三个橙白色救生圈,五百米左右细款尼龙绳和二十来件救生衣————在救生船级别里最高端的设施配置————可它居然连杯牛奶都没,更别提烟叶和咖喱粉之类的香料!那儿只有成箱成箱的杜松子酒、为数不多的几件淡水和口味单一的香葱压缩饼干。航船设计师一定是个酒鬼!安迷修把酒倒进海里的时候忍不住猜测到。他把多余救生衣用鱼叉扎破缠在拆掉划水面的桨上,尼龙绳割成一节一节裹在救生衣外侧,酒精倒在上面点燃当火把用。他还得收集木桨的废料当柴火烧,火苗是个好助手:它能加热泡饼干的松子酒、蒸馏海水、还能吓唬吓唬那老想吃他的野兽。

 

说到那野兽.................得先给他送饭去。

 

狮园在最靠近员工休闲区的地方————虽然集体宿舍里根本没有人居住————有颗装修树屋的毛榉懒洋洋的依偎它,宽厚叶子正好遮住正午灼热阳光。安迷修敏捷地翻上树屋平台,用一旁扔的透明鱼线吊了铁桶和食槽缓缓放下去,落底铁桶被爪子敲击发出印第安村落传统牛皮鼓的音韵。他扭头看,发现却是金半条腿卡在树杈里,格瑞帮他晃树的声响。安迷修垂下平台撇断树枝扔进狮园,黏糊糊树胶如融化橡皮糖样可爱喜人,要是可以,这棵树和它的分泌物一定要一块进员工宿舍。

 

“ 来这里。” 安迷修挑了个好地方把金倒提上来,格瑞在后面推搡他的背。

 

“ 来点速食汤豆罐头怎样?恩........这还有些巴旦杏花生碎小蛋糕,再来几杯红宝石番石榴汁。” 经历过忍饥挨饿的人时常对果腹的食物有极强执念。安迷修用一旁的炉壁汤锅煮豌豆汤,香味可以钩住一千只捷克狼犬一千只白班驯鹿一千只树冠黑叶猴。他找出三只白铁皮饭盒装汤,热烫烫的白气从盒子里散在傍晚有些发潮的空气中。但对方看上去并不想来点金菊花茶或软糖鲜蛋糕。

 

格瑞决定叫他玳瑁乌龟金:这家伙趴在木板上把头探出去,有点蠢的样和伸长脖子努力吃头顶火腿的绿毛龟简直是一个壳子里熔铸出。

 

越过铁墙的平台下,雷狮正咬着铁桶瞪他,凉嗖嗖的眼神堪比行军蚁蔓延时带来的恐惧。

 

  

这就是全身长三米,长长的鬃毛一直延续到后背上半身,地上最大的狮子。

 

 

“ 好吧,等会再说汤。现在我问问,你们想知道关于什么故事?关于那场宛若山羊小铃铛不靠谱的漂流? ”

 

" 是的。” 格瑞替那个已经拿起小蛋糕准备听故事的小子回答。

 

海上漂流的故事早在三年前就已经人尽皆知。一架白帆船,一个十七岁的亚裔男孩和一头巴巴里狮,横跨整个太平洋大约两万公里,由印度尼西亚到达美国的某处沿海城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门都把它当做某些报社的噱头,直到巴巴里狮正式签入建立于1889年的旧金山动物园。至此,动物园纪念品中黄色小马玉米糖、绿色小公鸡软糖外又加盟了紫色小狮子水果糖。

 

“ 不过他们好像也就报道了这些,还没人真正对我海上生活产生兴趣呢————说到底这些东西没法为他们的报纸赢得热度,而且一期报纸也写不下。”

 

“ 我和师傅乘坐AOTU*WORIL号前往世界娱乐之都拉斯维加斯,那艘游轮吃水线以下装满了我们的动物,斑马和狒狒关在一个笼子里,金刚鹦鹉和军舰鸟共享面包虫。如果没有大风暴的话一周后游轮会在某个深水港靠岸,动物们会被卸载运到事先签订好的动物园区。但结果就是航行大半时碰上海暴,螺旋桨被巨型章鱼卷着无法前进,海水一批批灌进储存舱燃煤区,轮船被风刮翻沉到海底。那有四艘救生艇,师傅把我夹起来扔到某一艘上,那艘全是孩子,哭的找救生衣的想重新爬回大船上找家长的,有四五个————可能是甲板派对时偷偷跑上来的。他回去开锁了,我听到鬣狗嘶吼,野马受惊哀鸣。铁链嘎嘎作响,动物跑上甲板咚咚的脚步声,黑叶猴顺着尼龙绳滑下来,矮种马一跃而起砸在船板上。蓝色鹦鹉落在船帮和桅杆上到处都是,我看海面,一片发蓝青黑中磷光水草显眼如同煤矿中羊脂玉。鸟儿忽然飞了,小孩们更用力地哭,黑叶猴尝试解开使两艘船连在一起的绳扣。

 

‘ 停停,黑姑娘,停停,师傅还没来。这船还能坐更多人。’  

 

我试着安抚它,直到那只巨大的巴巴里狮跳上船来,作用力扯断松动活扣。”

 

安迷修尝了尝豌豆汤,口味浓郁而不烫嘴,正是大快朵颐的时候。他用调羹搅拌有些粘稠的汤汁,磕磕碰碰产生了船铃声音。

 

“ 我们躲在驾驶室房顶上,鹦鹉和猴子在船索间上蹿下跳,矮马缩在座椅后面尽可能远离狮子。你猜怎么着?那只混球狮子,他居然顺着杜松子酒箱跳上来!小孩被他吓得跌下,在木箱和圆桶间打滚。在他注意力被矮马吸引时我们跑进了驾驶室锁上门,这不是好主意,因为裱花玻璃窗很容易能被雷狮弄成碎片。我们趁夜里他睡觉的时候偷偷拖进来纯净水和压缩饼干,虽然不多但能撑一个月左右————相比之下雷狮很快就吃掉了矮马和黑叶猴,金刚鹦鹉被他撵着掉进水里。

 

没人会开船,所以就这么飘着,从深夜里渐渐远离那架翻滚巨轮。箱子藏进驾驶室,所以下雨了我会想办法爬到屋顶用小铁桶收集雨水。雷狮不饿的时候他会躺在船尾的阴影处打盹,埃米趁机用鱼叉叉鱼————那些孩子里的一个,我们约定过在必要时候,用它扎进狮子的眼窝和心脏.........嘿,别告诉雷狮————远海的鱼似乎不怎么怕人,它们浮在水面上撕扯墨角藻或躲在船底找船鞘,这时候只要把叉子刺进它们的鳃部就行。酒精和绳索能把海鱼烧熟,蒸发产生的结晶盐使其流光溢彩。

 

铁桶里时常有几尾浸在水中的大鱼,防止雷狮饿极攻击我们。说真的,雷狮做起同乘者比起老虎或者野狼鬣狗要好太多:狮子不喜欢水。因此在他咬我们时只要跳进海里就行,前提是没有六鳃鲨和僧帽水母。

 

海上漂流十分无趣,你忍饥挨饿没水喝,还得时刻看着那只想把人颈脖扭断的狮子。大概有一次,我在驾驶室外面割尼龙绳做火把,他躲在一堆堆绳结后面忽然咬上我的手腕,在他牙齿扣下前我拿弹簧刀扎向他的眼睛,还好他松口,我跳进海里————整个海上全是狮鬃水母,触手贴在身上烫出烙铁伤痕。听我的,蛋黄水母、狮鬃水母和僧帽水母,打死也别碰。

 

夜里磷光植物会照亮大片大片海洋,银鱼被海豚追逐跳来跳去,黑鲨和小丑鱼藏在珊瑚礁、海葵里,我甚至还看到过一次鲸鱼,在屋顶。微生物照亮它宽厚的黑蓝脊背,我根本看不到头和尾。还有飞鱼和信天翁,它们有时会跳进船落在雷狮身上或栖息于桅杆绳索交汇处。我那时候还想打一只来吃................等等,天不早了,可我的故事还没说完...........”

 

豌豆汤已经凉了,湿热空气都开始为它升温。巴巴里狮卧在干草从里看天上的星星,天狼星、大熊星、也许还有白矮星。它们融化在星际天海,像沙丁鱼在浅海鱼屋下自由翱翔。

 

“ 没事没事,我们大可以躺在平台上看一夜小星星,是吧格瑞! ”

 

“ .......你说了算。”

 

“ 好吧,我是不是还没讲遇到一大块珊瑚骨漂流岛屿的事?那岛特别神奇,挤满了沙滩跳鼠和黄喉囊大军舰鸟......................

 

—————————————————————————————————————————————————

评论 ( 3 )
热度 ( 32 )

© 狼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