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先生

请点开这里(๑´ㅂ`๑)

杂食狼先生

英文名是:迪斯默尔·沃夫

这里是中短篇文章储备区

不介意日LOFTET,但是不支持转载

嗷嗷嗷

七号展厅

# 惊天魔盗团PARO


——————————————————————————————————————

 欢迎各位来到拉斯维加斯不夜城!四骑士团今晚将在这里为您展开一场绝美的视觉盛宴,嘿,金发的妞儿,就是你!来张票吧。四骑士团,四骑士团,这可不是吹得! ”


帕洛斯左手开着喇叭冲人群喊,右手勾着园艺路灯的支柱跳希拉圆圈舞,飞蛾在他头顶乱蓬蓬发箍里安营扎寨,灼热的灯泡几乎烤焦蛋白酥颜色的秀发。


“ 玩够了就上来,分身手,我们来拉斯维加斯可不是当售票员。顺便找找灵鼻子,佩利买个酒都去两小时,他是不是又跟酒馆的马仔掰手腕了?”


“ 好好好,老大最大。用我给熔岩鼠带个泡泡夹心蛋糕吗,芒果的。” 帕洛斯挂掉电话,挽着金姑娘的胳膊俏皮地打响指,那张夹在右手的入场券忽然消失了。姑娘们,它哪去啦?在我手里吗,还是在飞蛾的翅膀底下?帕洛斯松开搀着对方的手,小家伙物归原主,还贴心的替主人解开锁骨下的第一个纽扣。分身手捧起女伴的脸。看看,它在这呢。在这世上最漂亮姑娘的发梢里,它现在是只玫瑰了!女孩忍俊不禁,她猜那帅小子绝对是个热爱魔术的敬业售票员,于是她把皮夹递给帕洛斯。


“ 为了支持你的事业,我该买多少票呢? ”


“ 你有六个女朋友,加上你,八张怎么样?你尽可以送给街头劳累了一天的清洁工或码头工人,好人永远不嫌多嘛。” 帕洛斯抽出五百美元,同时放回去一把印着四骑士背影的券票。“ 您的零钱,收好啦。前面有家席迪乐影院,您可以来杯又苦又酸的苦瓜柠檬水,要我说,金黄爆米花也不错!”


没有一只被黏胶粘住的鸟,能像我这样及时地逃脱,我栖息过的树枝虽已烂掉,我却能一无损伤地逃走。(为逃出爱的陷阱而庆幸)


帕洛斯看着走远的姑娘,忽然有点担心她要是想来几盒鲜果烈焰甜球怎么办。可怜的姑娘,她全身只有一百美元了(钱包里塞满了过期几个月的观赏劵),还是帕洛斯刚给的。分身手从袖口里拿出厚厚的一沓美元,现在他能买黑麦啤酒、黄金脆皮烤鸡和几十个泡泡冰激凌蛋糕了。感谢女孩!他对着钱吹了口气,好让熏人的龙涏香离自己远一点,在看到黄玛瑙酒浆前不至于死于非命。虽然她最后可能不得不徒步二十公里走回郊区的别墅————她的手表、传呼机和钱包里的信用卡都在这儿呢————但谁管它!


佩利在酒馆里击败了第十七个敢质疑他臂力的人,他把男孩死死压在实木柜台黏糊糊的桌面上,等待他手掌血管爆出或是因抽筋而遗憾认输。他像只真正的野兽一样潜伏着,等待最后有力而荣耀的判决声。从此,在凡迪特酒馆和它所有的分店,再没人敢跟灵鼻子干上一场,他会把所有不信任他的人镶嵌在镂空的古典木墙里。佩利的手机屏闪起来。“ 如果你不想回去被老大按着打一顿还没有冻啤酒喝,最好快点到隔壁二十四小时西部贩里买点咖喱肉和速冻汉堡,还有大瓶装的碳酸饮料。”


“ 你就会支使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在酒吧,我闻着你的味了,还有该死的香水。你又骗小姑娘了!不想让我告诉老大就帮我去吧,嘿。”他右手按下绿色的发送键。


“ 我给你录了像,猜猜老大在意一个可爱的女孩还是手下为了毫无意义的比赛而违背命令?..........等等,我该走了,你要知道切特里的红酒牛排可不好定,我只要稍微迟一会,他们就得连肉带盘子一块扔进泔水桶里。猜猜是谁的肉?”


“ 算你狠,马上。”


佩利盯着对面男孩的眼,是宝石蓝色的。好小伙子,他肯定不吃冷冻和膨化食品,佩利想。他跳动眉毛,猜想对视已经超过三秒钟,男孩歪下身子举起右手。疼疼疼,我输了,您真厉害!也许几个月后这里又有了新藏品,他们会回来再进行表演。佩利以为催眠作弊恨得牙根痒,但牛排让他舌根更痒。他站起来抓着自己掉在汗海里的衬衣甩了甩。这次不算,小子,我回头还得再跟你比一次!


当他们提了饮料、垃圾食品、蛋糕盒和小饭箱回去的时候,灵鼻子和分身手打了个赌。我猜嘉德罗斯来了,而且是为了黄金港码头狮像,佩利说的底气十足。不不不,应该是洞穴守护者,嘉德罗斯喜欢器械。帕洛斯反驳他。


“ 一大块红酒牛排?”


“ 赌了。”


豪华套间门开着,从盘旋楼梯上就能听见嘉德罗斯在责备雷狮。


“ 哪个不讲理的渣渣说,我在暗地里配合演出,使第七展厅的藏品全部消失,等回来后就给我Custos Cavum的!你拿了所有的二十三件藏品,唯独忘了它吗?!”


“ 我们说得是,你只负责调走专门看管七号展厅的警员,让助理拿走艺术品就行了,谁又给里面塞进了二十三个巨无霸牛堡?”


“ 那是个人爱好!”


“ 是够怪癖的。”


不给力的小警察,佩利搂紧了怀里的饭箱,他心疼自己的牛排。愿赌服输,愿赌服输。帕洛斯拍拍他的脑袋。


“ 来个速冻堡怎么样,弥补一下我的小失误?”


“ 五个!混球渣渣混合体!”


散着热气的汉堡端上来时嘉德罗斯甚至顾不上烫手,他换了三辆大巴还上了不小心黑车,结果却什么也没得到。他咬下去,感觉咬在了雷狮的脖子上,除了有点扎嘴。肉里混了件小礼物,小心点。雷狮居然提醒他了!嘉德罗斯把肉吐在手里,发现里面有个小金属块。


“ 你.............”


“ 是的没错,我把洞穴守护者拆了混在肉堡里,没想到吧!第七展厅里是假的。”


“ 想个鬼,雷狮!我要把你塞进肉堡里!”


评论 ( 5 )
热度 ( 115 )

© 狼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