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先生

请给予我爱情。

不介意日LOFTER,但是不支持转载。

梦和姑娘

我梦见我有了个姑娘。

她在长满牵牛花的篱笆上,结巴旦杏的番石榴树下和潮湿羊皮卷中。我们去逛土耳其人大街,金刚鹦鹉从笼子里飞出来形成蓝色龙卷风,向日葵出生于爬山虎覆盖的阴凉房墙,好好先生抓起一把未熟的瓜子炒成茶端给我们吃。有牛奶的味道。槐花从树上落下,花芯里包着大白兔奶糖。橘子和藤条连着,西瓜的家在树头。花街更甚热闹,法国女郎涂抹彩虹胭脂和紫色口红 ,说起话来扭捏如害羞的老虎。以正方形的星球起誓,我绝没和她们有任何接触,光是缠绕在她们腿上的金蟒和浑身蝎子刺青就把我吓个半死。感谢刮痧师傅,我的姑娘只在手腕处有只白鸟。

我跟着学生们到市政府学习动物解刨,警卫们拖出一头刚宰的乳牛,他们大声呵斥打算用酒精灯烧烤牛肉片的吃货。这是要先给外国来宾的豪礼。

“把里脊肉和肋排分开,肉片一律切成两毫米薄。”

博物学先生在一旁支起煮着胡萝卜和山药的黄铜锅,兽炭在合金下呼呼作响。我忽然怀疑自己在某家餐饮培训公司而不是高中生物课堂上。她安慰我。花生米有多种吃法,椒盐、水煮、油炸、清焖。生物课怎么上也一样。我凑过去吻她,单绊倒在装满手术刀的工具箱上。我猜我可能摔进开膛破肚的牛里,我闻到红烧牛肉的味道。

我醒了,十一点,奶奶炖的牛肉刚刚出锅。

评论 ( 8 )
热度 ( 39 )

© 狼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