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先生

你好嗷嗷嗷(๑´ㅂ`๑)我是狼先生。
这里是中短篇文章储备区,原创故事主人公基本都名为:迪斯默尔·沃夫。

不介意日LOFTER,但是不支持转载。

在旷野


————————————————————————-————


“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的灵魂摆渡人?”


百夜优一郎是荒原上最贪婪,最令人厌恶的摆渡人,因为他独特的癖好。他向所有被他引导的死者索要一试剂血液,你知道,死者没有肉体,他们不得不付出别的一些东西代替。几个死前曾听到的故事,一段关于吸血鬼和军队战争的记忆,某些煮咖啡的技巧亦或他们灵魂的一部分。这些让他早已冷却的,停止跳动的心又兴奋好奇起来,尽管这些由他摆渡的人会想着揍他一顿。但优一郎仍我行我素地坐在安全屋房顶上,手指翻动着一本他看不懂的,用圆体写成的圣经,然后思考从下一个死者手中可以得到什么好处。




第七十二次,优一郎站在上锁的门前。裱花的古典灯盏和老旧圆木拱桥栏杆像张牙舞爪的雄狮一样撕咬着他的神经。腐烂青苔爬满鹅卵石小路,中世纪油画风格的房子上盖着厚厚爬墙虎。 他抬手抚摸着长铜绿的圆形把手,忽然想念起在锅里咕噜咕噜煮着的冒热气的咖喱。食物不充足,但它的最爱者却常常在这样美好的晚餐宴上缺席,他和朋友们感到苦恼。 


就像他现在正苦恼怎样让门后的百夜米迦尔出来一样。摆渡人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就像替考人不能在试卷上堂而皇之写上自己姓名。 


失去原本模样和声音的孩子,挚亲也无法认得。百夜优一郎套着白色吸血军统装,乳白色头发和淡紫色眼睛的皮囊骗得过最高明的鉴赏家。 他把拇指夹在中指、无名指间轻轻敲响木门,流利的编出地七十二个谎言。“米迦尔先生,女王在十五区遇到了一些麻烦,要求召见你。”


屋里没有人回应,他也不急躁地接着敲门,而是转过身来静静地靠着石门。黑色的小魔鬼站了很久,他看到白的黄的带点苔藓颜色的雪漫上残破的房檐,然后被数以千计的燕子啄食,细润的雨丝压弯了河道旁的野草,但最终雨丝却也长成了野草。他感到了开心,因为这样的景象是无法出现在处于地底之下的古城中,这样的表现只能说明米迦的念头开始松动。哒,哒,哒,他听到细微的脚步声不紧不慢地向门口靠近,然后那扇紧闭了近乎一个世纪的门被打开。天使踱步而来。


街道上,碎了却没掉落在地的玻璃渣子在灯盏里摩擦发亮,是谁把它们毁坏的?某个以黑发绿色眼睛的小男孩为首的,一见到吸血鬼便躲躲藏藏的坏小子帮,还是战乱年代横起的剑风、刀气。优一郎不知道,因为这是米加尔的幻想世界,通往天堂的路原本只是红色血光所映染、烘烤、扭曲着的世界。疲惫不堪的吸血鬼始终跟在他的身后五步远,这让他很好得保持了应有的脚程,不会太早的到达安全屋而碌碌无为尴尬无言,也不会耽误时间,被恶鬼饥肠辘辘地追赶。


意外很多,有时是百叶米迦尔被精神世界里布满金栉和醋栗贝壳的美丽海滩迷惑,一头栽进了道路旁的污水渠。有时是恶鬼从地下伸出魔爪勾他的斗篷,令他寸步难行。优一郎迈开左脚,接着是右脚,然后在下一个循环的时候忽然把左脚勾回来。咔呲咔呲的鞋子撅断枯树枝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听到黑鬼的声音从文明地层里传来,它们聚集在商寨小村,旅社驿站,或是更深处的泥屋小聚落。它们嘶吼,咆哮,用头部顶撞着墙上不完美的几何体————可能是某块岩石,半截腐烂的树或是些别的什么东西。这让他想起了那些黏在发霉蜜罐里的果蝇和黑尾胡蜂。百夜优一郎走上石拱桥,那儿有红格子的地砖,光滑的桥栏杆和最美丽的小夜灯(里面装着小孩抓的萤火虫。)他情不自禁像孩子一样跳上去,从高高的护栏上滑下,落在被压折的草丛里。


“ .............小优。”


“是?”


于是火燃起来了,焚烧一切森林草原,海水也沸腾,冒出滚烫气泡。松脂滴落地上,裹住逃亡的飞鸟,世界静极了,只剩下理智融化的声音。他深吸一口气,盘腿栖息在布满淡黄色稀泥样苔藓的桥栏上,雕花的镶金饰品伪装出他的样子目视远方。


“我叫百夜优一郎,姓百夜名优一郎,你信吗?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没有证据。”


摆渡人缓缓站起,用手抓着衣摆把整件衣服剥离,有刀茧的食指和中指贴着他脖颈左侧的蛇伤样的淡褐色创口下滑。米迦尔并没有任何表示,于是他边唱着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边把战备服套回身上。海歌从白塔传来,带着深蓝的天真纯净。五月里下起豌豆雨,砸死了一头牛和五十二只鸡。他想象各个灵魂曾告诉他的故事,可没一个有现在更令他想哭。


“童年岁月的魔力攫住了我,我男子汉的豪气被投入回忆的洪流,为往昔我像个孩子哭泣。”



百夜优一郎拽住对方的手往前拖拽。


‘’别停,别停,天堂就在前方。“


     不,我找到了,天堂就在这里。


停留于最后的安全屋,百夜优一郎用生铜绿的汤勺搅动蓝绿色的咖喱酱,咕嘟咕嘟伴着米加尔指尖翻动书籍的声音像是几百只皇室夜莺鸟吟唱样美妙。有青苔的气味,芳香而甜蜜,土地下埋藏一只又一只精致的梦。


“小优,原本的荒原是什么样的?”


“很丑,比没有味觉的吸血鬼煮出的咖喱还恐怖。但是当摆渡人拥有寄托人的时候就会像用深层地下水煮出的咖喱一样美不可挡。”


铁勺沉沉的敲击在陶瓷碗上,色泽鲜艳的浓稠汤汁灌进其中。他攥着发烫的器具刮了刮碗沿,没有一滴落在发潮的地板上。“过去荒原以后的地方被亡灵们称为‘家’,孤儿院的阿姨或是孩子们都在哪里,明天我们就可以到。”


“........我想呆在这里,‘直到上帝送来新日子,苹果般完整,朋友般仁慈。’”


他微微地笑,把咖喱递过去。你别想,因为我爱你,因为我还在旷野。


评论 ( 5 )
热度 ( 54 )

© 狼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