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先生

请点开这里(๑´ㅂ`๑)

杂食狼先生

英文名是:迪斯默尔·沃夫

这里是中短篇文章储备区

不介意日LOFTET,但是不支持转载

嗷嗷嗷

basketball

  • 全文5000+   (黑色粗体字是现在时,普通字体是回忆录。)


  • 灵感来源于电影:热血教练



————————————————————————————————————


是夜里七点,里士满的体育馆锁过门,格瑞把葡萄牛奶塞在外套口袋里顺着校园的铁栅栏走。看,是体育馆,单人小隔间里挤满看色情片的学生;看,是微型植物园,没成熟的花生和海芋偷偷拔走放在奶锅里煮汤;看,是礼堂大厅,每月第五天有高年级学生举办晚会,兴致高涨的人们不醉不归。


雷狮这会在干什么?和新一届的篮球生坐在夜市烧烤摊上大快朵颐,还是在家陪他弟弟挑灯夜读?那小伙子学习很好,导数和圆锥曲线问题的解决速度像算一次方程。格瑞念念不忘速食店周五特供的褐色瓦格斯,雷狮喜欢训练时带上一瓶,看到偷懒的抓过来狠狠灌半瓶,芥末泥和海苔的味道几乎让所有人呕吐。他们是白熊队,却被迫吃绿藻和河泥。巴旦杏树湿漉漉的站在夜里,轻松地释放二氧化碳,教堂里敲响八声钟鸣。救济院里吊床哀吼,风铃唱罗曼蒂克的情歌,露水情人在大厅里跑老跑去躲藏巡警。九十九朵玫瑰摆在女子学校前,九十九朵康乃馨摆在烈士家属公寓前,九十九朵马蹄莲摆在冰冷墓碑前。人们从大街小巷里涌出观看热闹场面。他却朝着郊区篮球场走。


黑人街区永远吵得像妓院,路灯旁的黑暗里一对对情侣甜腻腻地接吻,仿佛对方的舌头是美味蛋白酥牛乳饼干。他记得雷狮不喜欢接吻:浮夸花哨的东西没什么好追求,你见《百年孤独》里写巧克力接吻还是见《白鹿原》里写泡泡糖亲嘴了?他也不喜欢,热量和热量加在一起只会让人感到灼烧和疼痛。所以他从来不会在运动过后挤进爬壁虎和黄蝴蝶的澡堂里冲热水澡。雷狮弄到室内泳池的钥匙,拽他去俱乐部,夜里七点半偷偷摸摸跑进泳馆,跳进三小时前就关闭暖气的冰块水池里。格瑞穿田径裤趟北冰洋面上,浮漂撞他的头颅和手臂。泳厅断电,黑暗如贪睡巨熊沉甸甸压迫他身体,毫无自知挤出最后空气。生活也如此?在未成年时期还是人独立之后也一如既往?


篮球场打着探照灯。夜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格瑞裹紧棉袄到灯光隐逸的观战台就坐。


两年前老教员退休,新上任的篮球教练雷狮十九,一米八三,跑步快如雷霆闪电。可狮子终究是食肉动物,不会因年幼比羊驼软弱。自杀、俯卧撑、蛙跳、深蹲,这一只系星星头巾的法西斯希望所有人不得好死,早上六点他们从里士满学区跑到郊外篮球场,喝热茶、吃几块酸黄瓜三明治再跑回学院上有机化学和三角函数的课程。雷狮刚从国家公立圣弗朗西斯学院退学,昔日雄狮队的前锋成为三流里士满的大白熊教练,他变成一颗炸弹,把所有关于他宽厚性格的不经之谈炸成碎片。他要求所有球员戴运动袖和头带,每周六去歌牧斯酒吧喝一杯褐色格瓦斯或浓缩小麦酒浆,下雪时在室外穿运动体恤站军姿。他出乎意料和所有人关系融洽,背包里一块榛子夹心巧克力都有蛊惑人心的魔力。格瑞对这样的人无感,他们玩闹而不计后果,没有明确目标但又不算碌碌无为。和雷狮的接触始于五百个自杀式触地跑,教导员拽住他衣领,凭借身高优势压低他头颅大吼:“ 你是奄奄一息的溺水北极熊吗!你慢的像蜗牛一类的软体动物,你的气势、压迫感在哪?白熊队的败类,食肉动物里的雪兔,给你五百个自杀当草料礼包怎么样! ”独立的人最不愿惹是生非。格瑞卖力地跑,汗腺分泌粘稠的汗液顺着表皮细胞浸湿运动头带和宽松T恤,他浑浑噩噩地计算(一百米一次的)自杀数量,从下午四点一直跑到九点半。训练七点结束,雷狮锁上体育馆大门到篮球场另一端投三分,格瑞跑一个自杀他扔一个球,次次投中。格瑞跑完最后的惩罚,在冰凉地板上躺倒像被抛于河畔的鱼大口喘气时,雷狮凑过来踢几下他的腿。


“ 鶸。”


“鶸。”


“鶸.......”


他没说完,格瑞迅速翻身给他下颚来一记上勾拳。拳击手的话铿锵有力、字正腔圆: “ 有再一再二,没再三再四。” 雷狮咬破舌尖,血混着唾液在口腔里流动,他满口鲜血,展露出一个野兽暴虐的笑:“ 我很庆幸,领头的白熊不是草食动物。”


六月夏季赛他们报名参加,在初赛的前三天前,锋嘉德罗斯因为打架斗殴被扔进少管所拘留十五天。有人垂头丧气,有人怒火中烧。格瑞坐在网吧里和雷狮商量退赛,淡黄色的橘子灯给雷狮染上旧照片的复古感,他喝一杯小麦啤酒,雷狮端一杯高纯度加冰伏加特。“ 你们要放弃,就因为如此? ” 教导员瘫在铺人造绒毛的沙发上笑他,笑他的无能为力,笑他的准守规则,笑他的坚决果断。雷狮扯开卫衣领口,贴身的黑色加绒T恤上印着一只张牙舞爪的雄狮。“ 回去好好睡一觉,明早八点体育馆集合,十点对抗老印第安的卡农队。谁敢不来,告诉他,新先锋会拧断他的颈脖烧锅鸡脖汤。” 格瑞看那只彩印雄狮,它混蛋、无礼而不守规矩,可它能带他们进决赛,捧着金奖杯欢呼雀跃。


雷狮教学很有意思,他站在观战席的椅子上,讲少儿不宜的故事。


“ 我曾在黑色核桃树妓院里见到个浑身纹黄金大蟒的女人,她性格火爆像中国小米椒,我付给她一百美金,她立刻融化成桃子糖浆黏在我身上,最后你猜怎样,我又花了二百美金才摆脱她。妓院老鸨都叫她抱抱熊,听懂了没!以后我喊抱抱熊,就贴近对手防御,阻碍他们进攻,挡下他们的球! ”


“ 圣弗朗西斯有位我曾经的队友叫安迷修。他是个白日梦幻想家,总想着在场外飞起来投三分球。以后我喊小飞象的名字,就传球给没人防的队友,拿到球的人别犹豫,隔着半个球场也要把三分给我投进去!”


.............


他们学会安迷修三投、抱抱熊防守和各种各样名称奇怪的招数。每个人都热血澎湃像百年孤独里不可一世的高傲斗鸡,期待着向对手扑出去,撕扯他们的鸡冠和赤羽。雷狮带他们去植物馆看食人花,潮湿的浓雾间,那些姹紫嫣红的奇异生物如同世界之初的生灵,魔幻神秘,遥不可及。雷狮举着绿色安全灯从他身旁走过,仿佛百万年前智者,为懵懂的世界布下一方未知预言。格瑞希望时间永远停在这些令人舒适的时刻:在少年人酒吧里喝加奶的小麦啤酒、中心广场上投喂鸽子新鲜的香蕉味爆米花、呼吸植物园里浑浊湿热的空气。可雷狮的性格注定不能让他安心。夏季赛结束后白熊队捧着银奖杯回到里士满,所有人扑进室外游泳池里嬉戏打闹,雷狮躺在太阳椅上酣睡,忽然间轻微颤抖起来。白色原木桌上的胡萝卜汁和蜂蜜柠檬水被打翻,冰块撒了一地滑进游泳池,他迅速翻身,用突围的速度冲进篮球队临时休息室,格瑞跟进去,发现他从卫衣内袋里抽出一支注射器和装糖精的玻璃瓶,他装的绝不是糖精,那东西在格瑞的生活和梦境里多次出现。雷狮把针管扎进软橡皮塞,抽取半瓶液体注射入右手静脉。


“ 你吸毒,雷狮。”


“ 你....贩毒.....格....格瑞.....”


他一时无言以对。人总要经历从生存到生活的阶段。格瑞通过贩卖小克拉毒品赚取生存费,他不把那些沾着血液、精液和汗液的钞票叫生活费,它们不配。他见过无数吸毒者,他们骨瘦如柴、摇摇欲坠,一阵猛烈的西伯利亚冷空气或阿波罗善意的随行都能带走这些分文不值的命。格瑞幻想某个漫长的雨季,雷狮蜷缩在潮湿的亚麻床单里咳嗽,地上扔满啤酒罐和紫色卫生纸,里面裹着食道咳出的血块、白色的肮脏粉尘。卡米尔端的藕粉莲子羹、红糖糍粑和琥珀核桃仁勾不起他食欲;糖醋里脊、香酥肉饼和红烧土豆牛肉让他胃酸倒流;椒盐油炸茄条、白灼茼蒿和浓汤彩椒鸡腿菇得不到他亲吻。在最后一株爬墙虎枯萎,从斑白墙皮上脱落时,他闭上干涩发红的眼趟进虎皮松制成、俄罗斯套娃式的棺材棺椁里。格瑞跨过他的身体,从揉成一团的衣物里掏出印着北极熊外壳的蓝白手机,拨通卡米尔电话。


“ 我叫卡米尔来接你,回去洗热水澡,吃些消炎药防止细菌感染和发炎。.........或许,你该戒了它。”


“ 挂掉电话。”


这声音微弱而有力,像是把百年前最后一只巴巴里狮发出的愤怒嘶吼、黄蝴蝶孤独的喃喃自语和独角鲸绝望的哀鸣倒进一支玻璃试管混合出绿色荧光药剂。雷狮深紫色的眼睛里失去紫罗兰的柔和、从各个角度看都像是吞噬人骨的紫游隼。在八年前的晚上,一群这样的人围住他父母,这群混蛋是吞噬鳗,深海鮟鱇和棺材鱼,丑裸的皮囊下罂粟、大麻点燃黑色的火焰驱动生命的内燃机,瘾君子们嬉皮笑脸讨要圣诞节礼物,被拒绝后面露难色地掏出风衣下锐利的刀。格瑞在隔壁商店挑选给父母的礼物,他拿一条白色针织羊毛围巾,母亲穿上后脸色会显得愈发红润,他再选一条黑绿斑纹的领带,能让父亲看上很有军人风范。刺耳警笛长鸣,他挤出去,心想又是哪个穷困潦倒的流浪汉为一顿平安夜晚餐铤而走险,满地血色却令他动弹不得。那一晚,他嘶吼、诅咒,挥舞拳头砸向每一个试图安抚他的基督教徒。当白布盖上他双亲已冰冷的遗体后,格瑞无力地跪下,再说不出一句牙碜的言语。从此以后,无论是在孤儿院的酸山楂树下捡树叶、在中药房学习分辨薏苡仁和菟丝子、在环湖公路晨跑,他都是独身一人。


红绿色的图标被数字取代,格瑞赶在对方发问前说道:


“卡米尔,雷狮在白熊队庆祝会上喝醉了,我黄昏时送他回去。需要给你带个鲜奶油蛋糕吗?“


“ 谢谢,还是蓝莓红提味道就行。请给雷狮一瓶绿茶。我晚上烤一些姜饼,还有给你的脱脂牛奶。”


电话挂断。格瑞把手机扔回雷狮的外套,金属撞击地板发出的声音像英国大本钟在敲响。他跪下去,膝盖压着雷狮的胸膛,他一点点的用力,同时回忆起那些日子:晚上八点,他和卡米尔坐在软皮沙发上看教科书,雷狮煮上青苹果水,在里面加一些干百合、枸杞和蜂蜜。瓦罐在天然气灶上呜呜作响,白色蒸汽混着松露和野蘑菇的味道顶起盖子;吐司面包机叮咚一声扔出两片焦黄的糖霜面包在瓷盘里,七分熟的牛排和茶叶蛋被端上桌;洋葱圈、腌黄瓜、生菜和紫甘蓝上挤着色拉酱、花生酱和番茄酱。格瑞十八岁行过成人礼后就离开孤儿院,然后一直住五美元一周的青年旅店,直到雷狮任教,某次见他在体育馆器材室里过夜,才给了他一个温暖而干燥的房间,一顿简单但美味的晚餐。


“ 我可以帮你守住这个秘密。但是你得戒掉它,不然我会在校长处揭发你........我还会告诉卡米尔。”


雷狮的手时而弯曲时而僵直,最后他露出常有的野兽笑容,缓慢地说:


“ 可以试试,但不怎么有希望,不然我也不会从圣弗朗西斯退学...............别告诉卡米尔,他一直以为我因打架斗殴才离开学校。


“ 你必须戒掉,暑假之前没有明显效果,我会帮你。八年前中心市购商场,一群瘾君子激情杀人的事你一定知道,你得.......你得戒了它。为卡米尔,为白熊队,为我........你必须戒了它。”


雷狮忽然想起那篇老旧的新闻报道,七个瘾君子犯罪照和小孩的全家福,它们拼凑在一起。报道里反反复复提到这样几个词语:激情杀人、毒品、十岁.........格瑞、格瑞、格瑞。他推开格瑞的膝盖,手肘撑地努力使自己爬起来,他颤颤巍巍但是毫不犹豫、坚决果断。


“ 我会尽力。”


雷狮用拐杖糖和香烟代替毒品,他喝黏糊糊的止咳糖浆吃甘草片,但是没有用。七月初他用冬季赛前封闭训练为借口搬出红围巾公寓,住进廉价的青年旅店。他在午夜趟进冰冷的浴池,水里倒满荨麻油和黑果糖浆,格瑞半岁半醒间发觉他失去踪迹,在落地窗旁的浴池里找到雷狮,他身体僵冷如冰块里的原始野人。毒品魅力难挡,他时常控制不住的颤抖,指骨嘎吱嘎吱作响,太阳穴下的血管扑通扑通跳动。格瑞在他毒瘾发作时只能把他按在床上,用被单蒙住瘾君子眼的一遍遍重复 “ 安静、安静、安静 ”。格瑞试着去描述他们曾有过的日子:在少年人酒吧里喝加奶的小麦啤酒、中心广场上投喂鸽子新鲜的香蕉味爆米花、呼吸植物园里浑浊湿热的空气。“ 你是只领头羊,你不能把我们全带进猎人的陷阱。安静,雷狮,安静。” 他按住对方的臂膀,压下挣扎和怒吼,有时甚至得用上尼龙绳和播放轻音乐的收音机。收音机里时常播放 “ 魔术广场 ”的 老唱片,雷狮安静后会讲怎样把玫瑰从帽子里变出献给年轻貌美的姑娘们,怎样从袖口掏出彩虹丝巾却下一秒变成飞舞的白鸽。橘红夕阳斜照进蓝色钴玻璃的窗户,整个世界随着雷狮一同安静下来。


格瑞看见探照灯,它们明晃晃如同背光雄狮款款而来。他掏出背面印着蓝紫色星星的手机,拨通雷狮的电话: “ 面试结束了,我在郊区篮球场。”


“ 马上到,要加奶的小麦酒吗?”


“ 好。”


格瑞脱掉棉袄绕着篮球场跑了四圈,斯伯丁牌篮球在他指尖转过九百二十七圈后,雷狮拎着一打玻璃瓶装的麦酒走进空无一人的篮球场。他把球远远地抛出去,雷狮跳起来很轻松地接到。他们最终坐在观战席上和温热的麦酒,香浓的奶味让格瑞一时间晕头转向。雷狮抓起篮球敲击他的手腕,在他面前表演交叉步突破、背后运球和三步上篮,这是年轻的力量,是生命的力量。格瑞跳下观战台,截过雷狮的球,跳投。巨响如同平安夜晚炸开的烟火。


他绕着雷狮跑,始终把球藏在身后,雷狮截他的球他便安迷修三投,篮球砸在篮板上又一次发出巨响。这时雷狮问他:“ 波士顿学院,他们通过你的申请了没?!  ”


“ 没有。”


他看见雷狮的眉毛皱起来,深深地隐藏在星星头巾下。他大喊:


“ 但是哈佛大学给了我一份邀请,他们希望我过去,参加生物基因研究和名校篮球赛!”


雷狮去掉头巾扔在地上,篮球砸进水洼发出 ‘ 啪嗒啪嗒 ’ 的声响。雷狮冲过来给他一拳,打的不痛不痒。“ 坏小子!没你的小麦酒了,北极熊宝宝!” 他笑起来,很久没有这样舒畅的呼吸,他知道一旦三天后乘坐火车前往他的大学,该死的过去就会烟消云散。


“ 我猜你大学期间不会回来看我。”


“ 你真是个解谜高手。”


他们凌晨两点一起回了家,在铺着印第安手工编织毛毯的地板上呼呼大睡。卡米尔半夜醒来,给他们盖上白紫色交横的棉绒暖被。他泡上一壶茶倒进两个保温杯,然后从书包里掏出封面崭新的导数微积分、有机化学和基因工程的课本。他猜雷狮会用的到。



------------------------------------------------------------------------------------------------------------------------------------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曾被生活绊倒的人。

                希望您从今以后仍能从容不迫的勇敢面对世界。

      瓦尔登湖曾有一句话这样说 : 智慧的一个特色,是做不顾一切的事。

          现在我送您一句话: 勇敢的一个特色,是哭着也会继续迎风奔跑。


评论 ( 16 )
热度 ( 86 )

© 狼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