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先生

请点开这里(๑´ㅂ`๑)

杂食狼先生

英文名是:迪斯默尔·沃夫

这里是中短篇文章储备区

不介意日LOFTET,但是不支持转载

嗷嗷嗷

假冒船医

他们抢了一架双桅杆三层红松木船。

没有一艘船比得上它。这船架起金橡木打磨的桅杆,撑着圣彼得堡最好的画师亲手画的鬼骷髅帆,甲板每一块木板都用铝钉拼接,船头雕刻一只张牙舞爪的雄狮,雄狮身边簇拥着大高加索犬、双头响尾蛇、西伯利亚灰狼和世界上各种勇敢而富有自然智慧的动物。

雷狮对它爱不释手,绕着船整整转了三圈,当他第三次通过战俘的解押室时,屋子里传来枪声。子弹打透门旁的蓝色钴玻璃窗,一颗颗镶进雷狮的手臂和右胸膛。雷狮冲进屋子夺过原船大副的鸟铳,拎他出来推上跳板。卡米尔站在跳板后举起火药枪:

“ 你自己跳下去品味鲸落,还是我给你一枪,送你一张与白鲨共舞的船票。”

 

大副颤颤巍巍,忽然有些后悔刚刚的一枪。他抢不回船长的船,得不到偷窥十七年的宝藏,最后反而还得赔上自己的童子命,他今年四十二岁,为此一辈子没结婚,体会人之常情。

 

扑通的水声比大本钟敲响的声音还宏亮。

 

卡米尔背着雷狮到底层的救护室,屋子里药品齐全,手术器械摆放整齐。

 

“ 我把船医叫来取出子弹。”

 

“ 我可不想死于故意的化学药剂中毒......哦......拿来手术刀和镊子,消毒然后把子弹取出来。”

 

“ .....我?”

 

“ 你。”

 

卡米尔把酒精里浸泡过得工具放在酒精灯上烘烤杀菌,温热的器械很快凉下来,闪着凌冽而锐利的冷光。他翻箱倒柜,只找到装氯仿的空药瓶,也没有乙醚。卡米尔泡三条毛巾到冰冷海水,再拧干放到雷师左手上,他说:

 

“ 大哥,没有麻醉药了。”

 

雷狮把一只毛巾搭在额头上,一只毛巾盖住眼,最后一只毛巾用牙咬的死死地。他知道刀子切开皮肤,镊子伸进肌肉和血管间夹出子弹有多疼痛。卡米尔用纱布擦掉伤口旁的火药粉和血迹,他给雷狮打下一支消炎药,接着用手术刀划开伤口,圆粒子弹安安稳稳的待在肌肉纹理间,与周围的结缔组织交谈甚欢。雷狮的胳膊绷紧,甚至一度流淌出用力过度导致拉伤而产生的血液,可是救护室里静悄悄,像极了万众祷告时的教堂。

 

卡米尔一共从雷狮体内取出十九颗子弹,三颗缠在衣服的皱褶里,五颗黏在皮肤表层,十一颗深埋体内差点和他同为一体。雷狮倚在床头,看那十九颗明晃晃的金属子弹:

 

“ 船和子弹,不错的成人礼。拿两瓶小麦酒下来吧,卡米尔,举杯同庆。”

评论
热度 ( 115 )

© 狼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