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先生

请点开这里(๑´ㅂ`๑)

杂食狼先生

英文名是:迪斯默尔·沃夫

这里是中短篇文章储备区

不介意日LOFTET,但是不支持转载

嗷嗷嗷

不说话的人

隐喻而晦涩的短篇小说。

配乐:Nebulosa


早上五点,住幸福公寓四层的迪斯默尔·沃夫被人发现死于家中。

他躺在浴缸里,倒了牛奶浴液的水中浸泡几只干枯的蝴蝶标本,手机被扔在潮湿的褐色毛巾上,显示屏打开了一张名为“马拉之死”的画作。故意做旧的露天浴室里长着地衣和土花,凉透的茶叶水放在洗漱池上,技术警察在里面提取出安眠药的成分。

二层的邻居问:“ 他死了?是自杀吗?”

三层的邻居答:“ 应该是。”

四层的邻居接嘴道:“这个人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三年前他就因跟家人三观不和,与其分道扬镳并独自住进这公寓。他喜欢坐在天台吃一碗有番茄、紫甘蓝和生菜的不加沙拉酱的蔬菜沙拉,除了做正经事外无论什么时候都像一只慢吞吞反刍的草食动物。可是我记得他说自己姓狼。”

他们讨论的这个小孩今年十七岁,是个糟糕透顶的幻想家:他跟人家说,你啃鲜奶面包时我能听见他哭喊 ‘疼!疼!疼!’ ;在木椽墙板的灯的暗影里有一只匍匐着的黑色野兽在蠢蠢欲动;你花园里的露水玫瑰、蔷薇不是让独角兽吃了去,而是被死人折下插进地府的花瓶。与此同时他也是个糟糕的艺术家:卧室里挂满原始森林里砍下的新鲜藤蔓、地板铺的是没上蜡的老树墩木板、墙壁的缝隙里长满赤橙黄绿蓝靛紫的野花。除此之外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是个品味糟糕的读书人:他的书柜里填满了太宰治、加西亚·马尔克斯、米兰·昆德拉和雨果的晦涩难懂的书,居然没有一本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厕所读物————比如关于穿越、修仙、武侠、言情之类的流行读物。

游荡于楼层间拾取易拉罐和旧报纸的的流浪汉看见迪斯默尔·沃夫住的房间被黑黄色警戒线封起来。他把正在称重的瓶瓶罐罐扔在走道里,悲跄地扑到门口,看见技术警察正在提取物证。

屋子里的活人味道一点点消失了。他忽然扒着门框跌倒,嚎啕大哭。

从这个常年与桥洞和野狗打交道的人口中,看热闹的人们得到一条信息:小家伙一月份参加了市里的一次公民辩论会,每一次他站起发言,人们都会嬉笑不已地说:“这个小鬼有什么好看法?他应该在家学二项式定理和工业革命,怎么跑到这里胡闹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窃窃私语。嘈杂的噪音越来越大,迪斯默尔·沃夫却越来越难发声,他的声音由最初自信饱满的青年音逐渐低沉下来,变成老人苟延残喘的呼吸声,接着变成婴儿尖锐的啼哭————直到最后,他费力地挤出一丝细微的、类似于野兽的悲鸣。这下人们全扭过头来看他,他在几万双嘲讽戏弄的眼睛下一步步后退,然后转身踉跄而逃,如一只负伤的动物。

在那以后流浪汉每一次深夜拜访他时,他扔回端上热可可和香甜可口的蔬菜沙拉、荞麦面包。只是他再没吹过一次洞箫,也没再在留音机里放过一张古典音乐的黑胶盘————他甚至不再说话,因为他给自己套上了犬嘴笼。

迪斯默尔·沃夫长得愈发像一只误入人类社会的野狼了。

三天后,警察署出示了一份社会公告:

“ 迪斯默尔·沃夫吞食刀片,金属割断了他的喉管和声带,血全都堵塞在他的气管里。综上所述,死者死于自杀,死因是窒息和失血过多。”

流浪汉却抹着泪,异常悲愤地说:“ 他死于谋杀。”

评论 ( 4 )
热度 ( 43 )

© 狼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