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先生

请点开这里(๑´ㅂ`๑)

杂食狼先生

英文名是:迪斯默尔·沃夫

这里是中短篇文章储备区

不介意日LOFTET,但是不支持转载

嗷嗷嗷

死者已逝莫伤心

  • 第五人格:杰克 X 佣兵



——————————————————————————————


“ 十七万六千四百七十皇家玫瑰一次,十七万六千四百七十皇家玫瑰两次........没有人再出价了吗!..........十七万六千四百七十皇家玫瑰三次,成交!”

“ 请奈布·萨贝达先生于二十分钟后到邦瀚斯拍卖行后台领取拍卖品。”

“ 十九世纪贵族世家遗物:玫瑰手杖。”






#  牛皮信封   


奈布·萨贝达刚到庄园是一年里最寒冷的季节。

他刚刚退役,政府应允的大笔雇佣金还没有分配下来,十一月该死的寒风几乎让他想把因为常年跟随军队奔波在东欧而染上风湿的腿锯断。他带着一身陈年旧伤整日在有壁炉的房间里昏昏欲睡,松木和消毒药水的味道充斥满这小阁楼。他咒骂上流政界的一群恶魔,把佣兵制度召集起来的人当做用身份和钱买来的敢死队,最后在他们伤痕累累时,再亲自捅上最后一刀。

十一月末,当肥胖的白人房东再次不耐烦地催促他续租或搬离后,佣兵在清理房间杂物时发现地毯下有一封镶金牛皮纸信件。

“ 富贵人的垃圾。”

他把未拆封的信揉作一团扔进垃圾桶。

在整理好个人物品准备离开,奈布·萨贝达已经握住生铜绿的门把手时,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愫在他心里涌动起来————即使只只是把那信封正面上镶嵌的金粉用小刀刮下来,也足以维持他几个月的生活。艺术家们说:芸芸众生活在最肤浅的物质世界。他们卑微、软弱,因为蝇头小利而陷入世界的弥天大谎。他记起自己服兵役前跟着同伴和仍在世的双亲一起看过的高雅歌剧,铺着英格兰红白方格布料的桌子上摆满了中亚进口的红茶和散发浓厚奶油香的皇家糕点。

佣兵把信从垃圾桶里拾出来,邹巴巴的纸上黑绿色的钢笔字龙飞凤舞:

        敬爱的英格兰人:

    位于伦敦东郊庄园将于半月后一场世纪狂欢来庆祝新一年的圣诞佳节。

    我们将仿照军队作战的形式让参赛者有强烈的使命感和存在感,并以此歌颂赞扬这保护我们的国家。  所有参与游戏并赢得胜利的人将在游戏结束后赢得三万皇家玫瑰,且游戏期间您的衣食住行全权由庄园一手代理。参与游戏者不需携带任何物品,不用交付任何押金。

    我们在此恭候您的大驾光临。


他数清了三后面有整整四个零。

  佣兵拿着信的手微微发抖。

“ 在生活面前,谁不是普通大众。”







这个佣兵不怕死    


杰克见惯了求生者在废墟和破旧的房屋间狼狈逃窜。

他们翻窗,绕着残破的围墙跑得气喘吁吁,结果却在某个转角慌不择路地撞进他的视野。他举起自己切断指骨接起长刀的手照着那些被恐惧占据全部思维、毫无行动能力的可怜人的脑袋上狠狠一拍,多半他们会倒在地上,血顺着鼻腔和耳道流淌出来,给这不祥之地填上一丝该有的阴森感。

至于奈布·萨贝达,他可真是个例外。

杰克不止一次把这家伙打的头破血流,而对方即使坐上狂欢之椅、因为失血而奄奄一息也从不采纳他好心的建议:“你可以投降,到庄园里包扎伤口,安安静静躺上几天。”

佣兵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液,拖着伤腿费力地朝地窖口爬行:

“ 佣兵绝不认输。”







#   这个杀手不太冷   


他用钢铁护腕愈发熟练,常常趁杰克翻窗时能跑得无影无踪。随着游戏进行的深入,他甚至尝试吸引他的注意为队友赢得宝贵的开机时间。

杰克还是能抓住那群一见到他便作鸟兽散状的可怜人,把他们扔上椅子,看着佣兵在周围的旷野里做徒劳的挣扎:“你老了吗,怪物!一个健康状态的人在这,你难道要守着那把破椅子到面具上都长满青苔吗!”

没人理会这明显的挑衅,杰克等到椅子底座的烟火冒出青烟,阻燃剂嘶嘶作响时才终于转过身来直面准备硬抗恐惧震慑来救人的奈布·萨贝达。

“ 佣兵,你的小把戏在我这里毫无作用。”

直到他把人打晕捆上气球后,他在短暂的行进过程里听到对方叹息样轻微的回答:“我是个男人,我得试试。”

后来杰克换上了玫瑰手杖,这小玩意让他放水时毫无破绽:很少有人能猜到他是为了给求生者更大的救人空间而放弃牵着气球时攻击这一举动。

“ 奈布·萨贝达,找到园丁的工具箱,在你的同伴挣扎下之前挡在我和椅子之间,你就赢得了和我平局的能力。”







他拿到那个装着玫瑰手杖的小盒子。

五年的时间足够他弄清楚那些监管者的身世————无一例外是死人。

佣兵记起他们全员逃脱的那天,杰克翻过十三个窗户,踩踏九个板子后气喘吁吁地倚在正对门口的枯树上:“ 走吧,可怜虫们。像鹰一样飞得高高的。“

奈布·萨贝达走到他跟前,看着他发红光的双眼:“跟我一起出去。”

“ 奈布是个好名字,佣兵是个好工作。”杰克哼起他永不厌烦的婚礼进行曲:“庄园外的世界是个好世界。”

“趁我累了赶快走, 多看看外面的鸟语花香。 不然就待在这儿一辈子,守着乌鸦和枯萎玫瑰听我唱难听的小曲————你不老是嫌我唱歌难听吗?”

拒绝是隐晦的。情愫是隐晦的。甚至言语间隐隐透露出的希翼也晦涩难懂。


奈布·萨贝达懊悔自己当初将事情看得过于简单。

他打开盒子。

猜测五年的幻想如今已实现:玫瑰手杖下压着一封崭新的牛皮信。




  • (英国19世纪时的金币:皇家玫瑰 Rose Royal,1皇家玫瑰=2英镑=40先令)

  • (邦瀚斯拍卖行创立于1793年)

  • 雇佣兵制度:某些国家施行的一种招募士兵的制度,形式上是士兵自愿应募,实质上是雇佣。西方很多发达国家基本上都是雇佣兵役制,而亚洲这边的国家很多都是义务兵役制。(和现在的雇佣兵有较大差异。)




评论 ( 6 )
热度 ( 163 )

© 狼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