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先生

请给予我爱情。

不介意日LOFTER,但是不支持转载。

公民广播

#【嘉德罗斯X金】

#二战PARO

#原历史事件是:某位美国战士在飞机被击中着火后驾驶战机撞向了日本军舰。

#对这类历史事件有兴趣的可以搜索(日本神风特工队)。

#推荐BGM:dream it possible


--------------------------------------------------------------------------------------

嘉德罗斯醒的时候,是夜里三点。


外面微微的透着光,他能清楚地听到机械表发出滴滴答答的的声音。他尝试用手指随着秒针跳动叩击那硬的法国长面包般的床板。指骨很疼,它们好像肿起来了,白色的鼓的高高的皮肤让他忽然想起刚刚做的那些个梦,绿色草籽从地上人的眼眶口腔和被生硬扯出的肠道里长成苍天大树,黑蓝色毒药一般的污物从尸体的指甲缝里溢出形成了藤蔓紧紧缠住树的躯干。


让我们长成连理枝吧。


他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了这些毫无关联的词语,它们像是蝴蝶绕着晓梦的庄子一样从嘉德罗斯的毛孔里冲出沉默的浮在空气里。软骨融化成水被肌肉吸收,他仰起头来打算畅快的吸进一口气,却发现喉管好像塌了一样堵塞住空气进入的通道。呼吸不畅。


明早还有一个广播,快睡下、快睡下。他催眠一样在心底里跟自己喃喃道,但是大脑的活动只会让他越来越清醒。嘉德罗斯开始怀疑在军队俱乐部里看到的那些奇幻魔术是否都是些无趣的小把戏。


他最终从床上翻身下来,长时间的卧床让他的身体无法适应这突如其来的运动。他的脚踝砸在木头地板上,手碰翻了床前的水杯和台灯,头狠狠地磕在床沿上。疼,很疼,像是有人敲开了他的脑子把花生酱和巧克力的融化物倒进去,痛苦的情愫顺着神经中枢闯入大脑。嘉德罗斯不再想着爬起这件事,他翻了个身仰躺在地板上————身下是玻璃碎片和塑料台灯。它们帮他打开了胸腔使空气进入。


太多的梦挤进嘉德罗斯的脑袋里。最多的是某个巨大的游泳池,成千上百的人挤在里面亢奋的唱着歌,待着黑色护目镜穿戴迷彩军装的人掂着枪在池子周围一圈圈的转,如果有人想从中爬出或是停止歌唱他们就举着枪开始射击,子弹穿透这些人的头颅没入筋骨和血液里,他们融为一体。嘉德罗斯蹦起来冲他们吼:你们没有得到许可!停止射击!这些公民没有做错什么!迎接他的是一发滚烫的子弹,沸腾的红色液体从他脸颊左面像星星一样的伤痕处迸溅出。


“闭上你的嘴,黄毛小子。公民?笑话,你们只是一群战争的奴隶罢了。”


他被惊醒,发现自己在地板上入睡,四点一刻钟了。


天空开始透出蔚蓝色,如同过去和金一起看过的汽车电影。嘉德罗斯一直觉得这样很矫情————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堆黏糊的发腻的情侣中,够恶心的了。他们还一起看过很多电影,呼啸山庄,巴黎圣母院,甚至还有格列夫游记。那些1939年的老电影中每一个片段他都能记得一清二楚,可是他想不起金的脸。


这可太不正常了,他们在同一个航空基地部队里服役,彼此熟悉到可以轻而易举的在寝室里闭着眼把枕头扔到对方脸上去。好吧,这只是单方面的,嘉德罗斯从没被金给砸到过,倒是有一次他在枕头里塞进块木板把对方砸的流了鼻血。金喘着气扑过来把他按进雪白的亚麻床单里,自己却不小心被倒流的血液呛得呼哧呼哧的咳。


就像战役中他在油箱被击中,整个飞机义无反顾的俯冲向敌方的航母左舷时发出的声音一样。他咳得很厉害————汽油的味道并不好闻。


“ 滚回来!”嘉德罗斯开着无线电吼他。


“ 我要这无休止的罪恶去死!这些非正义的战争早该结束了!”


“ 这和你没什么关系,服从命令。渣渣!”


“ 没关系?嘉德罗斯你居然说这和我们没关系!别忘了鬼狐和莱纳他们是怎么死的!” 高速行驶使他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但是嘉德罗斯还是能很清楚的听出对方咬牙切齿的愤怒————在珍珠港,从天而降的雨滴般的炸弹将他们永远的刻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 难道你可以阻止战争?!别想了,你只是个连名字都没法被记录在册的渣渣!现在,我以此次任务的执行队长命令你,滚回来!”


他几乎要气急败坏。嘉德罗斯猜他可能会跟自己顶嘴,他会继续自己要做的事,就像以前一样。可他只猜对了一件事,金确实没有听他的,但是他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 你会替我为这架航母甲板上死亡的人做祷告吗?你会吧?你会的。”


还没等嘉德罗斯要说些什么,无线电忽然被对方人为的掐断了,接着他看到火光冲天。母舰燃起了大火,它开始倾斜。嘉德罗斯忽然耳鸣了。


那些日子一去不复反,抱着木桶在海岛上进行体能训练,蹲在树桩上打扑克或是盯着红色美人姬和紫罗兰看,这样的日子不会再有了。人的寿命能有多长的?八十年,还是九十?这些日子还不如粪土————好歹粪土分解后还是真实存在的。


嘉德罗斯扭头看向墙上的挂钟,六点整了。


他使劲撑起身子,玻璃在手掌上留下浅浅的划痕。天已经透亮了。


嘉德罗斯在单间洗漱,接着换上了一套休闲装,金黄色的围巾骚扰着他的颈脖。加了盐的咖啡和热气腾腾的黑面包,梅子酱和西芹汁。他吃得很饱,直到确定脑子也被这些东西塞满再容不下那个金色的单薄的影子为止。


大概在六点半的时候,他来到了广播室,发出了他这个月的第一条广播。


 各位亲爱的公民,早上好。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六个月零三天,我们的前景依然十分乐观,工人们勤劳刻苦,战士们时刻准备着为祖国而战...............”


评论 ( 6 )
热度 ( 54 )

© 狼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