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先生

请给予我爱情。

不介意日LOFTER,但是不支持转载。

雾里云船

#仍然是二战PARO

#原历史事件:敦刻尔克大撤退时在几天内33.8万军人撤离,靠的并不只是军队,还有人民,很多渔船驳船,私人游艇都参与了营救行动。

----------------------------------------------------------------------------------------------------

“ 你听到冲锋号的声音了吗? ”

他在长满苔藓的腐朽木桶上坐着,鲜红的美人姬在远处翠绿色草坪里静静开放。背后是淡蓝色的雪山,上面覆盖着奶白色的果酱,看上去是甜的。猎户拽着刚打到的野兔准备招待他们,空气里有浓浓的蔬菜汤和烤土豆的味道,馋的那条黑黄色的小狗也直流口水。

他和他的士兵们长时间的在这片区域里守卫,他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既不是某个坚固的军事堡垒,也不是必须攻克下的战略要地————他的脚因为站立而有些发麻,像是蚂蚁在撕咬它们。安迷修尝试把身体重心往其中一只脚上移动以便于有一只可怜的家伙能稍微放松一点,但是事实证明他错了。

安迷修从梦中跌下,摔在沾满泥水的潮湿地道里。

他睁开眼,身边是一张张熟悉的带着伤的脸庞。他看着金缠满红色绷带的左眼眶,嘉德罗斯眼窝下星星一样的烧伤,格瑞被毒气熏成黑蓝色的白色头发,还有雷德身上因为炸弹碎片划伤而密密麻麻缝补伤口的线头。

他们在敦刻尔克。

战况已经持续了五天,每天都有大量的人被船只接走。他们从海上经过的时候德军的轰炸机会低空俯冲投下一枚枚要人命的导弹,没有撤离的战士们就在沙滩上或是丛林里趴着用冲锋枪或是迫击炮向那些轰炸机攻击。他们的脑子被战争搅和的成了一滩黏糊糊的烂粥,麻木而迟钝。他们将炸毁坦克的迫击炮射向那些飞机。

他们没有权利向那些手无寸铁的渔船,驳船,甚至是小木船投下炸弹。安迷修看着那些不幸被火焰吞噬的木制船或是爆炸出血花的游艇,他的眼眶发红,像是水被烧干了的壶子。

我们也会像这样被大海吞噬吗?卷进旋涡,塞满六鳃鲨的胃囊。安迷修发出这样的疑问,却不知抛给谁,于是他便把这些问题就着黄米饭和小鱼干咽下。也许还会有杯热咖啡来冲淡那浓浓的困惑的味道。

安迷修的部队撤出的时候是第六天,风很大,雾里夹着雨丝。他听见传讯员呼喊着他们部队的名字指引着他们进入某艘海船。那是一架大到无法形容的海盗船,挤在一堆与它格格不入军舰或是拖船里。海盗船的甲板上挤满了受伤的士兵,穿着红色马甲的海盗们绕开他们去拉动绳索好让帆悬起来,甚至还有个灰绿色马甲围着红围巾的少年在分发糖块和限量的镇定剂。

他看上去太眼熟了。

安迷修哒哒哒的跑上船去落下了他的士兵一大截,他甚至感受不到牛皮靴僵硬的底板砸在船阶上给他受伤的双脚带来的剧痛。他跑到船头,那里有一只木雕的金色的狮子。

“ 你还没死在那泥泞的战争里啊,我的小士兵。”

安迷修忽然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那是伴随着淡淡海盐味的军舰鸟一样鲜活的声音。他层受命在海上围剿这声音长达半年。这该死的恶党,混球海盗。

他忽然又想起自己几天前想到的那个问题。

“我们会被大海吞噬吗?卷进旋涡,塞满六鳃鲨的胃囊?”

“ 你是傻子吗? ” 雷狮从他身边绕过去钻进甲板下准备收起铁锚离开海滩。

“ 海是洁净的,如果你被她吞噬了,你应该感到庆幸。“

因为你身上那常年的战争罪恶才会被洗净。

--------------------------------------------------------------------------------------

评论 ( 8 )
热度 ( 60 )

© 狼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