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先生

请点开这里(๑´ㅂ`๑)

杂食狼先生

英文名是:迪斯默尔·沃夫

这里是中短篇文章储备区

不介意日LOFTET,但是不支持转载

嗷嗷嗷

地质公园

#无差


#原著向,私设有


#一块小甜饼

------------------------------------------------------------------------------------------------


嘉德罗斯把他厚重的鞋子脱掉。


他看向那上面一层层星星色的、牛奶色的、法国长面包色的纹理忽然入了迷。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观察这些细微入至的事物,于是一旦放下狂傲投身于渺小之中时他总是很容易为它们而痴迷。


比如说人体的附肢骨和胯骨,血细胞和神经元,他对人的生理构造充满好奇心。


嘉德罗斯光着脚在‘地质公园’里走————这是自由丛林的边界,布满了冒着绿色气泡的沼泽,浮在水面上的黄色荧光植物和形色各异的夜光型晶体状矿物————泥土热切的贴在脚上淹没脚踝的感觉让他像回了家一样。


当他歪歪扭扭笨拙地扭转身子往自己原来的方向走的时候嘉德罗斯听到了另一个脚步声。啪嗒、啪嗒、啪嗒,这是牛皮硬靴踩在水里溅起泥渍的声音。他抬头看向远处两颗被藤蔓缠绕在一起的枯树,在哪下方一个黑白色的身影由远到近。嘉德罗斯虚虚地在空中抓了抓把手腕对准来人的方向,下一秒大罗神通棍的一端被他攥在手里另一头直直的朝着对方伸长撞了过去。


对方的声音随着飘扬的蒲公英传入他的耳朵。


“ 别这么急躁啊,嘉德罗斯。”


“ 我倒是还想问问,火急火燎把我扔进火山,也不检查下死透了没的渣渣是谁?”


对方摊摊手脱了黑红色的鞋,径自往他的方向走来,有草莓叶子贴在他的小腿上,白果的汁液粘湿黑色长裤。嘉德罗斯看到蚂蚁在自己的脚背上爬,然后用于走动而跌下去摔在泥里。他想,雷狮你个蚂蚁一样弱小的家伙凭什么敢来袭击我?你就是螳臂当车,蚍蜉撼树。他迷迷糊糊间问出了口。


“ 凭你眼里只有格瑞。” 这漂亮华丽的雄狮对他的问题感到好笑。“ 你脑子里只有比试比试和比试,除了你自己和格瑞谁都容不下。”


我螳臂当车又怎样?不当的话你根本就注意不到我


再弱小的动物也是有攻击力的,哪怕在你的车胎上像鹦鹉螺号撞上游轮一样戳个孔————让你有一瞬间的颠簸————我也高兴。


嘉德罗斯低声咒骂着这不计后果的混蛋,他高声问:


“ 你到底来干嘛来了?”


“ 给你讲个睡前故事。”雷狮神情愉悦的打了个响指。“一个小王子和他的星星的故事。”


“ 那是个很大的星球,到处都是沙子,没有水源,植物甚至是一块石头。干燥的风刮过地面把沙糊在这位王子的脸上,于是他便抹一把脸气呼呼坐在地上————他的脾气很差,以至于他的星星都不愿意理他。它时常把主人在空中扔来扔去,像抛皮球一样。


“ 直到有一天它一不小心把自己和小王子扔出了自己的星球,他们掉在另一片沙漠里,被一只狮子捡到。小王子对他的星星说‘看吧,我就说所有的星球都这么荒凉。’ 狮子忍受不了他的抱怨和絮叨,于是它吃掉了他。”


“ 然后呢?你这诡异的故事难道连个狗尾续貂的结局都没有?”嘉德罗斯蹲下来用手划拉着潮湿的泥土,同时也不忘嘲笑他。


“ 有,当然有。“ 雷狮嘿嘿的嗤笑着。”最后狮子和他的星星在一起了。“


“是够无趣的。”


嘉德罗斯踢着泥走到雷狮面前用手上沾着的泥水在对方衣服上画了个大大的笑脸,雷狮装出一副愠怒的样子把他按翻在地。星星和狮子在泥塘里打滚,从水里再到草甸上。直到最后两个人都闹得筋疲力尽的躺在地上,嘉德罗斯扯过雷狮的头巾擦了擦脸上的泥渍。


“ 希望你下次能给我带个好故事。渣渣狮。”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111 )

© 狼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