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先生

请给予我爱情。

不介意日LOFTER,但是不支持转载。

钢爪为谁而挥

#【雷卡,帕佩】注意

 

#海盗团only


#金刚狼3 PARO


#设定 :雷狮(金刚狼)     卡米尔(劳拉)    佩利,帕洛斯(查尔斯,卡利班)

--------------------------------------------------------------------------------------------------------------------------


雷狮是渴醒的。


他伸手习惯性的去摸床头蒙着尘的酒瓶子————他不能说清楚那是啤酒,黄酒,白酒还是那甜的腻喉的新酿果酒。这全得看他昨晚的心情。雷狮把那淡黄色的液体吞进喉咙,他的嘴里全是昨晚食用烧烤时留下的千里香和苦艾草的味道,这些该死的杂物甚至让他喝不出酒浆原本的味道。


这只狮子烦躁的把酒瓶砸在放台灯的木柜上,挥手时差点把床头上一堆闹钟和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碰下去。他不喜欢苦艾草的味儿,每周他开车或渡船到邻市的早会上时苦艾草的味儿就会一直追着他不放,不管是拐进肉店里,泡在有浓浓咖啡香气的面包店里还是挤在河道旁那些巨大的墨西哥巨型仙人掌里。他起身把手和胳膊塞进那被刚刚熨烫过得黑巧克力香的小西服里,贴身穿着件发黄的白衬衫。这让他看上去有点邋遢颓废。


雷狮拉开窗帘,城郊卷着沙尘的热气烘的他的脸刮痧过度一样的疼痛。


扔掉这瓶酒。雷狮动了这样的念头。


他伸手去够酒瓶,却发现装酒的瓶子本身就是黄色的。“ 嘿,有人给我开了个小玩笑。” 他拧开酒盖,把鼻子凑过去闻,一点味道也没有。这他妈只是瓶冰水。


雷狮挠挠脑袋。佩利只会扔给自己罐装啤酒,帕洛斯如果要逗自己的话才不会装冰水————他恨不得让佩利把黄莲和芒果汁的混合稀释体倒进去。他推开门从布满了白蚁侵蚀的孔洞的盘旋楼梯上走下去,猜想那瓶冰水到底有什么含义。


楼下是佩利在用菜刀刮鱼鳞,哧啦哧啦的声音扰的人头昏脑涨却很想跟着节拍打响指。卡米尔在一旁用从附肢骨上方刺出的小钢爪子剁着沾水的胡萝卜。这准是帕洛斯交给他的,因为雷狮从没这样给他演示过。不过还挺实用的。


雷狮从第四个台阶上蹦下来,准确无误的收住惯性稳稳停在冰箱的前面。冰箱的门被打开,接着酒瓶被塞在了那一堆低温冷藏的绿色植物和冻肉旁。他扭过头,帕洛斯正捏着张早间晨报歪着头看他。雷狮晃了晃脑袋用左手抡了个圈拇指指向卡米尔,然后挑了挑眉斜着用眼晃了晃专心致志跟鱼作对的佩利。


如果说帕洛斯是个好搭档,那么他出色的理解能力一定是他拥有此头衔的主导因素。他把报纸摊在桌面上用骨节叩击木头茶几。


咚,咚,咚,声音响的像夜间沙尘暴砸在门上发出的动静。


“ 你搞什么啊。” 佩利扭过头来看他。


“ 我想出去晒太阳。” 帕洛斯眯起眼看他,用手勾了勾身旁的棕色风衣和牛仔帽。


“ 你知道我不能见阳光,会被晒伤的。”


“ 我还知道你有个好鼻子,不管去哪你都能找到我————如果我一个人出去的话,会 ‘ 走丢 ’ 的。”


雷狮看见佩利认命的把手里刚刚刨去五脏六腑的鱼扔进洗漱池,他烦躁的把手在身上蹭了蹭接着转身扣上自己的西部牛仔帽。鱼交给你啦,老大,我给你买酒去。


“ 要德国慕尼黑的,罐装版。”


好好好,天大地大,老大最大。佩利有些头疼的拿起桌上的一把零钞和吉普车钥匙,套在中指上转了几圈。


当两个人都出去后雷狮才重新通过主厅往餐饮室里挪步子,他背对着卡米尔猛地倚靠下去把全身重量都仍在对方身上。直到卡米尔不在因为重心不稳而摇摇晃晃后,雷狮把手反转过去让钢爪弹出来扎在几片胡萝卜上。


他把那些新鲜的蔬菜扔进嘴里使劲咀嚼着直到它们的血液趟进自己的胃部。


“ 说吧,小子。那瓶冰水是怎么回事?”


评论 ( 1 )
热度 ( 50 )

© 狼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